碩一下的學期末收到學姐詢問我是否有意願接替她工作的信,七月底終於拿了簡易的履歷表到安親班與主任進行簡單的面試。

從八月開始跟作文課,一直到現在換我上臺教,其實每一次備課還是會緊張!因為一方面希望上課要能分配好時間和教課節奏,一方面又希望小朋友能有所吸收。可是時間一忙又好難達到這種規畫呀~而且重點是小朋友學習的慾望好低,回去也不看書,國語底子真的差到不行,還好主任也滿明白這一點的。之前因為這個問題我還寫信去問學姐,學姐只說:「補習班是以營利為主,主要還是吸引小朋友願意來上課就好,而且短短的兩三個小時,我們也沒辦法影響他太多。」

 

我想想,說的也是。所以我改變了我對他們的期望值和要求。

 

畢竟他們自己都不要求自己了,

畢竟他們的父母也不太要求了。

 

臺灣的教育一直都很糟糕,政策改來改去,仿效國外又學得四不像,說是要減輕小孩壓力,可是沒了一個標準之後,反而讓大家無所適從,我們的社會、我們的文化,還沒辦法做到像美國或歐洲那樣自主學習吧!大家只注重英文、數學、自然,但是連國語都搞不好了,還遑論談這些嗎?我教的學生中,有人來補作文的原因居然是因為她看不懂很多科目中的題目,所以來加強語文能力,這樣講雖然不好,但我真的覺得很可悲。

 

很多人問:「學中文能幹麻?我們的母語不就是中文了嗎?那你們在學什麼?」

 

的確,中文在職場和考試上並不是很被看重的一個科目,但是不是會說就好,不是會聽就好,中文系學習的,是文字的演變和許許多多隱藏在作品背後的意義。

它雖然是一個拿來溝通表達的工具,可是也承載了幾千年來數以千計的作者的思想和心情不是嗎?要是你連自己的心情都無法確切的描述,或是將要做的事情正確的講出來,又怎能期望其他人能夠瞭解你呢?

 

扯遠了,回歸我的工作吧!

 

每個禮拜雖然只花短短的兩個多小時和小朋友接觸,卻越教越沒成就感。上課我都會 Round 幾次課文,之後補充相關成語或是重點,偶爾講一些故事,即使叮嚀多次,但我知道他們依舊不會回去再複習我給他們的東西,只對我說的故事有興趣(可是卻都只記得一半)。我不敢說我以前是個多用功的小孩,所以也不會非常嚴厲的去要求他們,可是他們已經連我們當年一半的水準都不到了,這樣真不敢想像他們的未來能夠多有成就。

之前大學在前一個補習班當兼職老師的時候,就已經覺得臺北小孩學習狀況實在是差到不行了,結果花蓮這邊更勝一籌,連學習的動力都沒有。我剛開始教學的時候還想說:「說一些西部與東部學生的學習狀況差異性來讓他們有所警惕好了。」沒想到卻得到他們一付意興闌珊的臉說:「老師,他們這麼厲害,那以後那些很難的工作就給他們做就好了啊!」我聽了真是快昏倒,不過也不能怪他們,家裡有錢有勢的根本就不愁未來要做什麼,(我得先說一下,東部這邊還是有一些小孩子想要學習,不過如果是家境困苦的話,恐怕連來補習的錢都沒有辦法付得出來。)就算沒工作,只要親戚那邊有事業,父母人情拜託一下就可以進去做個涼缺。

 

唉!雖然煩,但我想抱怨再多也沒有用,混口飯吃而已,做好自己的工作就行了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
艾 ♥ 老派少女

小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